紙書不會死,但它究竟要怎樣才能重新活?!

核心提示: “紙書一定不會死”,那么,紙書到底該怎么活?多元化經營無疑是當下最恰當的答案。山東畫報出版社依托于老照片等優勢資源,在多元化經營方面走出了一條新路。

還記得2017年11月《第一財經周刊》的封面故事是《紙書不會死,卻要重新活》,封面的這句話瞬間刺到了我的心里。出版業的每一個人都深知“紙書一定不會死”,但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清楚“它究竟要怎樣才能重新活”。

近幾年,羅輯思維、喜馬拉雅紛紛進駐出版業,從它們身上我們已經找到了“紙書究竟要怎樣重新活”的答案,那就是多元化運營。而在互聯網時代下,圖書的多元化運營不僅僅指產品形態上的多元化,營銷方式上的多元化也是始終繞不開的必經之路。

盡管無論是商業模式還是產品形態,出版社都屬于典型的慢公司,其規模化需要依靠時間和品牌慢慢積累。但在民營策劃公司和風險投資進入出版業之后,殘酷的市場競爭在步步緊逼出版社,出版社必須拿出戰斗的營銷姿態加入市場份額的搶奪之戰。“時光的模樣”就是山東畫報出版社在制定多元化營銷策略時,針對新媒體業務板塊開設的營銷渠道。

2018年11月30日,我們正式開通了“時光的模樣”微信服務號,12月12日上線了“時光的模樣”小程序,1月11日開通了“時光小店”,1月26日創建了“時光的模樣紅包贈書群”。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里,“時光的模樣”無論是在內容還是功能上都已基本成型,作為運營人員,我簡單介紹下“時光的模樣”具體是如何運營的。

1549857918658038618.jpg

圖文推送:希望每一篇推送都不負期待

“時光的模樣”是在去年11月30日正式上線的,首發文章選擇了推送我社《40年,時光的模樣》一書的營銷軟文:《80年代的好,沒有經歷過的人不會明了》。后臺監控數據顯示這篇文章閱讀量為2630,分享轉發114人,有4個公號申請開白轉載。

1549857957759039074.jpg

因為服務號一個月內只有4次推文機會,所以無論是圖文的選題策劃還是具體的推送形式,都要經歷一番慎重考量和精心編排才正式發布,但也會根據熱點事件臨時編發新的內容,如1月18日《啥是佩奇》在朋友圈持續刷屏,晚上9點“時光的模樣”就推送了《佩奇之外,童年還有更多的可能》一文,借勢推廣了我社老照片溫情系列中的《我的童年》一書。

1549857995698062450.jpg

除了重要節點外,推文發布時間固定在每周五晚9點~10點這個區間。晚9點之后,用戶使用手機的頻率較高,而周五發布是希望留足周末兩天的時間讓轉發分享的熱度持續發酵。

運營“時光的模樣”兩個月來,積累了一些與微信圖文編發相關的心得體會在這里分享給大家:

首先,新媒體編輯必須具備良好的內容理解力。

一篇優秀的圖書營銷軟文,不是憑空想象出來的,而是基于對圖書內容的理解而來。所以新媒體編輯一定要拿出足夠的時間去閱讀社里的圖書,即便日常工作緊張,也要在觀其大略后在腦海里存下印象,若哪天某個節點的營銷需要某項內容的時候,你能在腦海里迅速索引到這本書。

其次,小小的求知欲可以讓工作錦上添花。

新媒體編輯是有別于圖書編輯的,你要對時下流行的語言、好玩的營銷打發、有創意的新媒體產品具有很高的敏感度。私下里,我會經常去手機應用商店轉悠著玩,熱度最高的App都會下載下來“盤”一陣兒,感受下它背后的商業邏輯,并試圖分析它究竟是解決了什么市場痛點才能如此熱門。對我來說,小小的求知欲比一篇篇技術貼來的更重要,因為這樣的思考能訓練你的新媒體營銷思維。

最后,新媒體編輯實際上是服務行業中的一員。

在我看來,“時光的模樣”并不是一個推送圖書營銷軟文的平臺,它更像是我社開發的一項產品,既然產品被開發出來了,那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產品服務工作。

所以,即便文章編寫時會借助熱點,但絕不會什么熱點都湊,標題黨也在盡量規避的范疇之內。作為一個嚴肅的出版單位,公號運營可以活潑,但絕不能沒有底線。如果一味地蹭熱點、標題黨,只會讓我們的讀者在看了文章之后產生被冒犯的感覺。我相信每一個愛讀書的人,都不喜歡自己在思想上被冒犯。

在圖文內容方面會一直嚴格把關每一次推送,這是對自己的督促,也是對讀者的承諾。因為讀者就是我們的上帝,神圣不可冒犯。

最后提一句,“時光的模樣”一直有不定期的點贊贈書活動,而每次郵寄贈書時,我們都會附贈給讀者一個小卡片,上面會寫一句“愿每一篇推送都不負您的期待”。

時光小店:讓小目標在內心野蠻生長 

1月11日,“時光小店”正式開業迎客,小店開業當天我長舒了一口氣,因為店鋪裝修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,算是又攻克了一個小目標。

1549858071811022154.jpg

開業當天的滾動banner 

就是在這一天,我和一位編輯偶然聊天,她問我:“開這個小店花費是多少?你有信心賺回來這個錢嗎?”這一發問把我問蒙了,一直以為只需要負責“讓小店貌美如花”就可以了,突然意識到還要“負責賺錢養家”,于是對轉化率和碼洋的焦慮接踵而至。

還好,我們有超級棒的領導在背后支持。“時光小店”開業的第二天,在社領導的支持下決定給予“時光小店”足夠多的曝光和露出,無論是在官微、圖書還是訂貨單上都附上了通往小店的鏈接或二維碼。緊接著,第一筆訂單來了,第二筆訂單支付成功了……隨著訂單數的實時更新,慢慢地野心就在內心野蠻生長起來了,希望2019年的碼洋小目標能在今年年尾畫一個漂亮的對勾。

 1549858125079039080.jpg

小店首頁滾動banner

后期我們還會推出更多有趣有吸引力的營銷玩法,與定位相同的大號、大V進行合作,想盡一切辦法提高小店的曝光率和轉化率。 

不考慮成本,只會傻頭傻腦地推進工作,可能是新入社編輯一個通病。但既然成本已經投進去了,作為運營者的自覺應該是:盈利是一定要有的,碼洋是一定要遞增的。

小程序:照片收購界的多抓魚

前文提到,2018年12月12日我們還上線了“時光的模樣”小程序。簡單來講,我社這個小程序背后的商業邏輯與視覺中國很像。只不過,我們是依托微信的B2C平臺,其前端展示和具體操作流程類似于2018年文化界爆紅的“多抓魚”。 

也可以簡單粗暴地形容其是“照片收購界的多抓魚”:照片上傳后會經過一番審核,審核通過后,著作權人可立即收到一筆版權使用費。

1549858193419028592.jpg

目前,我社已在一點點積累攝影師資源,后期還會并配合周邊產品的定制、售賣來增強用戶黏性和品牌辨識度,最終在照片資源積累到一定程度后逐步實現收購與交易的良性循環,以達到照片交易的最終盈利目標。

多平臺合力運營“時光的模樣”,形成品牌矩陣

目前,“時光的模樣”主要活躍在微信生態圈,但并不意味著我們只局限于微信一個平臺進行營銷。多平臺合力運營“時光的模樣”,形成品牌矩陣,才是我社新媒體業務的終極目標。 

目前,我社今日頭條號“時光DE模樣”已在同步運營,《1998年,大多的故事在上演》在今日頭條的助推下,文章的閱讀量已破10萬+,由此帶來的頭條廣告收益也比較客觀。今日頭條和我社是長期合作伙伴,未來我們還會尋求新的合作方式。

未來,微博、抖音等影響力較大的媒體平臺都會同步運營“時光的模樣”,我社將根據平臺各自的傳播特點選擇最佳的運營形式,讓多平臺形成合力共同擴大“時光的模樣”影響力。

1549858259965071798.jpg

對出版社來說,內容積累的慢、產品的工匠精神的慢,與市場需求變化的快、新媒體運營特點的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,如何去應對快與慢的矛盾,解決處理好“快與慢”的關系,是傳統出版社需要認真思考的。

責任編輯:楊驍
上一篇:首個國家文創實驗區出臺政策50條 下一篇:8億元,1000萬用戶,一個舊書交
分分彩计划软件有哪些比较好